Copyright © 飛雲苑
Design by Dzignine
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

E·M·福斯特三部曲—映後講堂精彩摘要分享 (2017.05.06 by 聞天祥老師)


再次有幸能參與聞天祥老師的講談,這次主題是即將上映的《此情可問天》暨《窗外有藍天》&《墨利斯的情人》數位修復版。
講談內容整理於下方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趁上映前認識一下這三部經典的文學改編。


1. 墨詮艾佛利製片公司(Merchant Ivory Productions)的兩位核心——詹姆斯艾佛利與伊斯曼墨詮,是經過認證(?)的史上合作最久之工作夥伴,直至墨詮過世為止;其他還包括配樂(Richard Robbins)、攝影(Tony Pierce-Roberts)等亦是固定班底。當然還有一位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:編劇露絲·鮑爾·賈華拉(Ruth Prawer Jhabvala

2. 兩年前聞老師本來有意要引進墨詮艾佛利之作品至《台北文學.閱影展》,然而版權未談成,原因是正在進行數位修復...指的就是今年大家可以重溫的這個「機會」。

3. 詹姆斯艾佛利、伊斯曼墨詮及露絲·鮑爾·賈華拉皆非土生土長的英國人,墨詮艾佛利和露絲·鮑爾·賈華拉合作的機緣便是來自於印度,而他們亦成功翻拍了多部英國文學名著,可以說1985~1995年是他們三人合作的黃金時代。今年適逢《此情可問天》(Howards End)上映25年,想要認識墨詮艾佛利三巨頭,就從這三部改編自E·M·福斯特的精華作品開始吧。

4. 由於伊斯曼墨詮是一個印度穆斯林,而露絲·鮑爾·賈華拉是一個出生自德國、成長在英國、之後又嫁給了印度人而移居印度的猶太人,墨詮發現賈華拉在印度出版之小說皆是以英文撰寫,於是便找上了她來編寫劇本。他們擅長將E·M·福斯特這類帶有衝突、對立,然最後尋求的是一種連繫與和諧的方向,拍得極為細膩、唯美。此也正好呼應了E·M·福斯特小說結尾中,往往追求的善良之和解。

5. 他們早在八零年代前後便已開始了合作關係,也改編多部小說作品登上銀幕,雖然對於影壇而言並不是那麼熟悉,但影片質感都屬上乘,並以其強大藝術性、文學性為主,例如露絲·鮑爾·賈華拉以自己原著改編的作品《熱與塵》(Heat and Dust)。不過真正的達到聲名大噪就要等到《窗外有藍天》(A Room with a View),也是導演詹姆斯艾佛利「大器晚成」的開始。

小趣事:聞天祥老師提到大學時期修課常常對於要讀背E·M·福斯特的教材感到頭痛,便提到了1983年的一部作品《凡夫俗女》(Educating Rita)裡頭,美髮師女主麗塔上的英國文學課,教材就是這本六百多頁《Howards End》,麗塔讀到最後非常生氣,覺得浪費時間在一本「繞著房子說故事」的題材。看似笑話,實則點出了E·M·福斯特小說的特色。(光是《窗外有藍天》換個房間的情節也可以寫好幾百頁XD)

6. 相較於《窗外有藍天》此中篇作品,在上映後取得空前的成功(只花3百多萬美金成本便大賣超過1億),《此情可問天》是一部非常難改編的文學作品。這些作品的共同特色就是運用電影的語言,來傳達文學精神的要領,但無論如何,它們都是文學改編電影裡的最佳教材。
(美得冒泡的主角海倫娜·寶漢·卡特從這部後開始”崩壞”...提姆波頓挖掘潛能XD )

7.《窗外有藍天》片中女主角到廣場上的情節,運用了大量的短鏡頭,將這些斷頭、齜牙裂嘴的野獸、賁張的肌肉、性器官等帶有意大利「元素」特色剪接在一塊,形成了主角在視覺上強大的衝擊,顯現詹姆斯艾佛利擅長利用自然景觀去凸顯、體現原本以大量文字來描繪的角色之心境狀態。其實整部片簡單講就是把「通俗劇」轉化得極有品味。(又趁機糗一下:每個鏡頭都美到幾近無瑕,害人懷疑佛羅倫斯觀光局到底出了多少錢宣傳XD)

8. 墨詮艾佛利在製作《墨利斯的情人》(Maurice)起初其實遇到了一些「麻煩」,那就是掌管E·M·福斯特著作財產的國王學院不希望被翻拍,(八卦推測)應該是考量當時E·M·福斯特在生前並未發表此本著作,直至過世才公開,這其實已涉及到他「隱私」。當然也可能是考量這本小說並非在E·M·福斯特的優秀作品之列,原因可能在「太過浪漫」、瓊瑤上身......(?)

9. 關於露絲·鮑爾·賈華拉為何沒擔綱《墨利斯的情人》編劇一職眾說紛紜,但較為合理的解釋可能是當時她已經接了一部片的編劇檔次。無論是「不想」或「沒空」,在亟欲拍攝並征服《Maurice》的念頭下,詹姆斯艾佛利便自己下海與另一編劇Kit Hesketh-Harvey來改編了。

10.《墨利斯的情人》原本演出墨利斯人選一開始並非詹姆斯·威比(James Wilby),而是屬意《窗外有藍天》主角朱利安·山德斯(Julian Sands),不過山德斯跑去美國跟茱蒂佛斯特拍片了。詹姆斯·威比就是之後飾演《此情可問天》裡的富二代Charles。

11.《窗外有藍天》當年引進台灣上映時,片中三人洗澡的畫面銀幕上「滿是螢火蟲在跑」,打斷了一幕很重要的意象鏡頭;同樣地,《墨利斯的情人》當年在台上映時也是有被剪情形,一整段非常重要的「交歡」情節剪掉便無法呼應到結尾。整體來說,《墨利斯的情人》其實算翻拍得比原著小說還要優秀。

12.拍完《墨利斯的情人》後,詹姆斯艾佛利中間還有陸續推出作品,只不過拍慣古典戲碼的他轉拍現代劇情還是不太適合...(舉例:《最好的時光》前兩段明顯優於最後一段...)。而後還有推出《末路英雄半世情》(Mr. & Mrs. Bridge),此時露絲·鮑爾·賈華拉再度回來接掌編劇,緊接著就是《此情可問天》了。

13.《此情可問天》當時在台上映時,裡頭那座別墅翻譯為「豪安居」,現今翻作「豪爾斯宅」。安東尼霍普金斯當年還在拍攝《沈默的羔羊》時,詹姆斯艾佛利透過關係將此劇本送到他手中,促成了合作的開始。

14. 由於《此情可問天》裡的女主Margaret Schlegel一角難度極高,艾瑪湯普遜完美詮釋這位表面嘮叨、實則非常善良識大體的角色,讓她幾乎橫掃當時全球各大影評人協會獎項(是說當年頒發女主角獎項應該超無聊的,因為其他四個都知道自己不會得XD),這對於過去擔綱配角角色的她是生涯最大的轉捩點。以致到後來《長日將盡》(The Remains of the Day)的繼續合作,艾瑪湯普遜與霍普金斯的再度搭擋彷彿已臻化境。


最後補語:繼去年的「紅白藍三部曲」,這次《此情可問天》等E·M·福斯特三作品經過4K修復後重新登上銀幕,才有幸可實際感受畫面更多的細膩度,其中如聞老師所提到的光線、調度與鏡頭上的美學變化,再次驗證只有影院大螢幕才能加倍深刻:)

《窗外有藍天》數位修復版目前華山光點還有限定場,其後的《墨利斯的情人》也會緊接上映,大家有時間就去回味一下吧!


※備註:附上錄音檔,下載可完整聽讀聞天祥老師的全程講談。(約40分鐘)
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