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pyright © 飛雲苑
Design by Dzignine
2012年3月17日 星期六

如此微小,它就是一個簡單的人生

.

「A Simple Life」

就是一個這麼簡單的敘述,讓明明再簡單而平凡不過的小故事,經由細膩、毫不做作的拍攝手法,來達到深入人心的觸動。

向來一直喜愛著許鞍華阿姨的作品。猶記得大學時曾修過華語電影賞析相關的課程,當時,「許鞍華」──一個名導演與她的作品自然是不會放過;不論是《女人四十》、《男人四十》,還是近幾年推出的《天水圍的日與夜》、《得閒炒飯》等等,那種在日常寫實及生活的微小趣事,經由她的影像透出,就是變得如此自然易懂。說是許阿姨身為女人的天生感性,倒不如說是細心、貼切、洞悉人與人之間的微妙相處,讓她在面對各種題材的拍攝上更能得心應手。

其實說到《桃姐》,當然最先會回想到去年的金馬盛會。明明就是一部遠至三、四個多月才要上映的片子,在獲得最佳導演、女主角、男主角等獎項後,還是足以使觀眾深深地引頸期盼著它上映的日子到來。我覺得華仔的影響力,還不足以讓我有想一上檔就要進戲院看的衝動,這其實多少還是要歸回原點看──《桃姐》講的不就是一個簡單人生的故事嗎?

是啊,它很簡單,一位在主人家侍奉過四代的女人,沒有太多過往的敘述,短短的幾場對話便交代了很多桃姐在Roger他們家裡曾經有過、也是桃姐與Roger為何關係如此深切的小回憶。桃姐那任何事都不願麻煩他人的性格,透過在老人院的生活描寫,愈更顯現出她內心盼望著她最疼、最愛的人能有永遠就著麼陪伴著餘生的日子,畢竟自己忙碌了超過大半輩子,而自己從小看到大的「主人」,在最後的人生中,帶給她那些微不足道、卻又令她無比快樂的羈絆。我們無法想像,生活上發生的瑣碎小事,在片中就是這麼毫不保留的一一貫穿、再再牽連著;然後,它是如此美好。

老實說,在還沒觀賞這部片前,早已有「哭點降低」的預感;欸……果不期然地,不是只有「降低」,是「崩潰」、「決堤」了吧!一旁的友人中段時都不知哭得跟什麼似的了,而座位另一邊坐的陌生男士,沒有女生的擤涕聲,可最後還是瞧到他手指拭淚的動作,嗯……這大概可以安慰我的哭點還沒糟到至零或負的階段吧。

好了,寫到這兒,我發現我太認真「回味」它了,擺明每天在樂多就可以看到數不盡的感想文,但還是硬著頭皮再生它個一篇出來,結果一如我的風格,沒講什麼劇情,就是直接挑明跟你說:「好!看就對啦!」可得好好期待香港金像獎上他們再一舉擒得一系列大獎。

為了不抹滅我硬搞笑耍冷的風格,最後還是要來個二流結尾:












.
票根是要幹啥?對獎用嗎……( ̄ε(# ̄)☆╰╮
.
.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